贾浅浅拟入中国作协引争议,作协回应!央媒:作家之女更应接受专业审视

贾浅浅拟入中国作协引争议,作协回应!央媒:作家之女更应接受专业审视

贾平凹之女贾浅浅拟入中国作协引争议

8月17日下午,中国作家协会公示2022年会员发展名单,拟发展会员994人。其中,著名作家贾平凹之女贾浅浅在拟发展会员名单中,因其部分作品被指文学水平不高引发网友争议,质疑中国作协的会员入选标准。

如果单看简历的话,贾浅浅入选是有成绩支撑的。根据公开信息显示,她是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,曾出版诗集《第一百个夜晚》《行走的海》《椰子里的内陆湖》,作品散见于《诗刊》《作家》《十月》《钟山》《星星》《山花》等,荣获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。从履历来说,贾浅浅入围中国作协会员似乎没什么不妥。

而一旦把她的作品摊开看,有些地方引发争议。比如她的作品里有些粗俗的意象,普通读者很难接受;也有些人认为她的诗歌毫无文学性,属于“回车键分行写作”。当然也有人认为文学自有文学的标准,所谓“诗无达诂”,文学的解读总是见仁见智的,公众的口味和专业的评判终究有距离,“大众不理解”但是“行内觉得好”的作品也很常见。

作协最新回应

23日下午,中国作协创作联络部会员工作处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包括贾浅浅在内的944名拟发展会员,均是按照程序进行评审上报。对于网友质疑的问题,将会记录核实。

“公示结束之后,我们将会把公示期收到的情况,以及核实的情况再次上报到书记处,书记处开会确认之后才会公布(正式)名单,一般就是在几天内。”该工作人员称。


光明网:作家之女更应接受专业的审视

光明网评论员发表文章认为:贾平凹之女的身份,加上履历中诸多与作家父亲交叉的痕迹,让这位年轻诗人的一举一动颇受争议。

二代的优势,体现在入圈的容易,这在影视界、文学界、文化界等偏“软”的圈子均是如此。就像一篇描写贾平凹育儿经的文章写道:“作为作家的女儿,贾浅浅曾经坦言并没怎么看过父亲的作品。因为当时家里总是高朋满座,很多作家、编辑都带着自己的见闻和故事一起探讨、一起交流。”作家张宏杰曾说,文学杂志的编辑、文学评论者和文学权威,是一个文学青年成功道路上的三道闸门,你必须一一攻克。

不像初涉文坛的年轻人总要经历很多次投稿失败,贾浅浅的出身和成长经历则犹如掌握了这三道闸门的钥匙,这便是文二代们得“便宜”之处。

但看似轻松入圈,其实背后有着更大的陷阱。“软”意味着没有绝对标准,也意味着更多争议。看透二代身份所带来的利与弊,我们也许能够客观待之,重新回到新诗专业的角度来看待这样的讨论。而专业的审视正是这场讨论中欠缺的。

网民批评的,多是贾浅浅几首“屎尿屁”诗歌。而屎尿屁能不能入诗、是否太过浅白,并不是衡量新诗专业的维度。是否有文字的精炼之妙,是否有意境与意象之美,是否有诵读的节奏之感,才是衡量一首新诗的关键。换句话说,用文学的专业性讨论来替代非文学因素的讨论,我们才能更好地审视贾浅浅作为一个作家、诗人是否合格。

打开论文网站,能看到不少对贾浅浅诗歌的评论,其中不乏名家、大家。然而这样的评论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大众增加对贾浅浅诗歌的理解,效果并不好说。

但有一点可以明确,批评精神的消逝,导致大量文学批评表扬有余、批评缺位,这恐怕是今天人们不再信任文学批评、不再信任文学评论家专业性的一个重要原因。长此以往,不仅不能完成文学批评引领公众的作用,更败坏了文学批评的风气,消弭了文学批评的专业性。

贾浅浅的诗歌讨论,如果能在这个层面上推动文学界内部的反思,重拾文学批评的公信力,深化公共舆论对诗歌、对文学的兴趣与理解,那么这场讨论就留住了体面和意义,哪怕浅浅的也行。

贾浅浅曾谈论自己的诗作:

篇幅都比较短小、语言力求精粹清丽

贾浅浅的创作理念是什么?她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?事实上,在2019年4月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微信公号“绿色文学”发布的一篇访谈文章里,贾浅浅曾就这些问题进行了详细阐述。

她说,2018年1月,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她的第一本诗集《第一百个夜晚》,此外先后37次在全国的文学刊物上发表了超100首、篇的作品,此前还先后获得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•诗歌奖、2017《诗人文摘》年度诗人等荣誉。“我觉得,这只是我个人在自己的文学创作史上开了个头,或许不足挂齿;而那些荣誉则是对我写作定位的肯定和激励,我很感激。《第一百个夜晚》从我多年来创作的诗歌中精选了130余首,其中包括在《诗刊》《作家》《钟山》《星星》等刊物发表过的多篇诗作。确实,我的诗作篇幅都比较短小、语言力求精粹清丽,我追求以醒目的意象、鲜活的喻指和诗境的营造,来形成我的个人特色。”

贾浅浅表示,有方家说,“那些句子是她这个年龄人的句子,是这个时代的句子。”当然这可能是溢美之词,但自己会努力这么做吧。并不存在可以复制的所谓“成功模式”,每个习诗者唯有找准定位才能建树起个人的创作特色,写作的动能只来源于自然和生命本身。

谈到创作理念,贾浅浅当时称,“有一位艺术家说过,在艺术领域里,人人都能独辟蹊径。诗神并不会特别钟情于某个人,人人皆可从不太连贯的诗性的感触到跃然纸上的艺术的陶醉,用辛勤的学习与努力去浇灌追梦的日子。你有了重要的感悟和内心的自证,你专注地寻找和启动生命的能量,你智性的思索充实于对现实的观察与接纳,你在自己的内心世界有着马不停蹄的行旅——正如萨特所言‘人的深处就是世界’,自我总是在瞬间的过程中奔向未来——所以写作之初其实是‘认识你自己’,以及与未知的自我的触碰与对话,其后方能走向写作的自觉。在这个过程中,你的写作取材自生命本身,心绪激昂地找寻生活和生命的真相。”

“艺术的东西,从来都不是无中生有的,创造力并不在你日常的抽屉里。”在贾浅浅看来,其一,能否清晰地使用语言并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你是否把人类文明的普适性价值观作为精神的依靠;其二,不要让自己躲在知识和逻辑的藩篱后面,不要利用语言来贩卖逻辑与教条;其三,写作体现诗人的情感、个性、知觉与直觉能力,写作必须让“感觉”从语言中破壁而出,从而实现作者本人的审美情趣,其四,写作不是一件刻舟求剑的事,必须追求一种开放性,要有超越文化的浪漫情怀,要使日常经验上升到形而上的层次。

本文综合自光明网、红星新闻、澎湃新闻等

微信编辑:纳米

校对:song